分享到:新浪微博QQ空间腾讯微博人人网网易微博QQ好友搜狐微博

最新文章

杨开慧的浪漫婚姻

首页 > 炼油厂
1918年5月,杨昌济应聘到北京大学,担任伦理学教授。杨开慧也随全家一同北上,来到春意盎然、繁花似锦的北京,住在地安门豆腐池胡同九号。
北京是新文化的策源地。十月革命的炮声,震撼了古老的中国,各种社会思潮尤其是社会主义思潮涌入神州。杨开慧如饥似渴地阅读新书刊,眼界开阔了,思想也更加深刻了。
8月中下旬,毛泽东为组织湖南学生赴法勤工俭学也来到北京。
对毛泽东的到来,杨昌济一家感到十分快慰,热情地帮助他妥善安排好在京的生活。不久,在杨昌济的推荐下,毛泽东到李大钊主持的北京大学图书馆当了一名助理馆员。那时,毛泽东住在景山东街,与杨家相距不算很远,师生之间来往十分频繁。
这时,杨开慧已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,正值豆蔻年华。他乡遇故知,情窦初开。毛泽东经常把进步书报及自己写的日记、学习笔记给她阅读。在这些交往中,他们增进了彼此间的了解。于是,两人一起阅读进步书刊,探讨问题,点评时事。在不知不觉中,这对年轻人双双坠入了爱河。
女儿心中的秘密自然难逃脱父母的视线。杨昌济夫妇开始对杨开慧与毛泽东的交往是赞同的,但是要招毛泽东为婿,也不是没有顾虑的,毕竟毛泽东比杨开慧大八岁。后来见两人爱的越来越深,特别是杨开慧向母亲表白: 我是为母而生之外,是为他而生的。 非常开明的杨昌济夫妇也就打消了顾虑,默许了女儿的选择。
这样,毛泽东和杨开慧建立了恋爱关系。他们形影相随,或漫步古都街头,或相约于美丽公园,故宫、北海、香山,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。秋天的红叶,冬天的腊梅,在这一对年轻人的心目中留下美好的记忆,充分体味着初恋的甜蜜。
1919年3月初,毛泽东的母亲文氏病重。毛泽东是出名的大孝子,尤其敬重他母亲,便于3月12日动身返回湖南。
面对心爱的人分别而去,杨开慧自然有一股难以言传的离别情愁,她亲自去送别了毛泽东,希望他随时来信。
毛泽东回到长沙,就接到了杨开慧的来信,信中的称呼已是一个字: 润 ,而毛泽东在给杨开慧的回信中,称呼也是一个字: 霞 。
毛泽东已把病重的母亲从韶山冲接到长沙,一边亲侍汤药,精心照料,一边继续革命工作,创办了《湘江评论》。
《湘江评论》创刊后在社会引起巨大的反响,北京的《每周评论》专门栽文介绍了它。杨开慧得悉毛泽东是该刊的主编和主要撰稿人时,心情十分激动。
这时,杨昌济病倒了。杨开慧日夜服侍汤药于病榻之侧,并为父亲读书读报。每期《新青年》是必读之物,从这里,杨开慧汲取了许多新思想、新道德。
12月18日,毛泽东率领湖南驱张(敬尧)代表团来到北京,住在北长街一个叫福佑寺的喇嘛庙里这是他的第二次北京之行。
当时,杨昌济由于病情日益加剧,住进了北京德国医院。杨开慧终日守在父亲的病榻前,悉心照顾。
一到北京安顿下来,毛泽东就急匆匆赶到病房看望老师。杨昌济明显地消瘦了许多,但精神还好,见到钟爱的学生,憔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一对恋人在分别大半年后重逢在北京,其中的情愫难以用语言表达,压抑在两人心头的爱情火花一下子迸发出来。
一天,杨开慧发现毛泽东晒在竹竿上的一件白衬衣破了,便取下来为他缝补。不料被妈妈向振熙看到了,便把此事看作他们 定情 的标志,高兴地告诉杨昌济:
开慧帮毛先生补衬衣了,她还从来没补过衣服呢!
深受病魔折磨的杨昌济,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就这样,毛泽东与杨开慧的婚事就在杨家内部定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