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新浪微博QQ空间腾讯微博人人网网易微博QQ好友搜狐微博

最新文章

冬&8226;微光

首页 > 炼油厂
冬日,晨光熹微。
  薄薄的雾拥着小镇,空气中泛着点点枯草的气息。
  学校的绿荫小道依然绿着,那株不大的银杏冷掉了发,只剩一叶枯黄与时间僵持着,好多天路过都能看见它。最后,它被风刮掉,落在水泥地板上。时间浅笑,扬头离去。阳光开始金黄,洒在身上有些微的温暖。
  课间,拉着好友,在阳光够得到的地方,踩铺在地上的温暖。影子错落,像青春的乐章,杂乱,却美好。
  午后路过那块花坛,三叶草开始在草丛中倾倒,有些难言的苍老。明年盛夏,它才会再发,相比其他的植物,它迟到了一个季节。但也正如此,才让我牵肠挂肚。
  太阳从南方绕道。天短了。
  教室后门堵不上的破门洞总会有冷空气闯入,好在,月考过后,我没再坐那里。
  暖黄色的阳光被玻璃窗反射进来,教室也笼着昏黄的温暖。
  放学的铃声拉走了太阳,走出教室,目眩之后,没有上午的欣喜。食堂,寝室,教室。一小时后,我又回到了这里。四节晚修。
  夜带领他的士兵,攻占了小镇上空,还插上一大块黑色的旗子,彰显胜利。
  学校的照明灯打开,洁白的光,像牛奶一般洒满教室,却无人着迷。
  埋头,疾笔,对付手中的难题,高中生的确无甚情趣。
  校外的橘黄色的小格开始漆黑。初中部的教室空无一人,他们或许都已入梦。
  纯白的教室里时而传出细细的声音,小心翼翼,却还是打破了宁静。另一边的窗子前,劣质窗帘无力的垂着,看不清窗外的天。
  铃声再次让整个学校有了热闹的喧嚷,只是言语间,透着不敌冷风的吸气声。
  月半弦,星辰若现,前方的姑娘讲着笑话。
  洗漱后,蜷缩在不透光的被子里。眼前渐渐有了栀花盛开的模样。
  "晨光,清风,盛夏……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