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新浪微博QQ空间腾讯微博人人网网易微博QQ好友搜狐微博

最新文章

吸血蝙蝠之谜

首页 > 工地沉淀
李亚松的父亲是东海有名的超级富豪,对李亚松又很溺爱,因此,李亚松一考上大学,他就送了李亚松一辆三菱越野车,李亚松便经常开着车在大学校园里招摇过市,也经常带着女同学到外面玩。
这个 十一 ,他又有了新的计划,就是带着新交的女朋友刘美君开车到东海以南的原始森林去玩。
除了他和刘美君,他还带上了自己的死党喻大志及其女友小柔,四个人吃过午饭之后,一路说说笑笑,开车到达了原始森林。那是一片人迹罕至的蛮荒之地,到处是茂密的森林和悬崖绝壁。他们沿着简易的伐木公路将越野车开到了森林里面,四处欣赏着森林迷人的景色。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,他们便将车停下,找了一处草地,开始烤烧烤吃。 酒足饭饱之后,李亚松又打开了手提电脑,放起了动感的 high 曲,喻大志则拿出了一包粉,开始和李亚松、小柔一起打起了K粉。在他们看来,这是一种时尚,他们几个,原来就经常在一起打K粉。 刘美君以前从来没有沾过这东西,李亚松打了一条粉之后,见她不动,便把锡管往她手里一放, 来,你也来玩一玩。
我不吸,我怕上瘾。 刘美君有些害怕。
李亚松大笑: K粉而已,又不是白粉,怎么会上瘾,来,尝一尝,尝一尝。
刘美君拗不过他,又见喻大志和小柔在笑自己.便只好学着他们的样子,鼻子对准锡管一吸,由于没有经验,用力过猛,进入鼻孔的K粉一下子将她呛住了,呛得她连连咳嗽,他们看到她狼狈的样子,全都哈哈大笑起来,不一会儿,她只觉得头昏,恶心,身体难受得要命,便跑到车里关上车门躺下休息,他们三个则在草地 high 个不停。
第一次吸食K粉的反应很大,刘美君呕吐了几口之后,便一觉睡过去了,也不知睡到了什么时候,醒来之后,她发现外面音乐早停了,四周死一片的寂静,寂静得实在有些不正常,一只不知名的鸟忽然恐怖地叫了起来,并呼啦啦地飞向天空,四周马上又响起了一片鸟叫之声,刘美君吓得惊叫一声,喊道: 亚松,亚松。 但是外面没有人答应。刘美君又喊道: 小柔,大志。 但同样是没有人回答。
刘美君心头疑惑,战战兢兢地推开车门。借着明亮的月光一看,只见李亚松他们三个竟已经躺在草地上睡着了,她这才安心下来,走了过去,伸手去摇李亚松: 喂!
但李亚松没有动,他的脸上是一副 high 到了极点的快活和满足的表情,但这种表情一直保持着,呈僵硬状态,看起来充斥了极其诡异的味道。
再看小柔和大志,他们也是这个样子的。
刘美君的心头,涌上了一股不祥之兆,她壮着胆子,伸手去探李亚松的鼻息。
果然,他死了!
啊 啊 啊 刘美君发出了恐怖的尖叫声,她再也承受不住,坐在了草地上。
嘎!嘎!嘎! 又有不知名的鸟儿叫了起来。
刘美君内心恐惧之极,再度大叫一声,掉头冲上了车,幸好车钥匙并没有拔下来,她不顾一切地发动了车,向外狂驶出去,她虽然只跟着李亚松学了几天车,车技根本不熟,但在此时此刻,她也实在是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清晨六点多钟,喻超照例起来跑步,一直要从市中心跑到郊外,然后再跑回来,这是他从小就养成的习惯,已经坚持了十多年了。
刚刚跑到球场街的时候,他忽然听到一阵尖锐的声音以极快的速度由远而来,给人一种本能的恐惧感,他不禁猛地抬起头来,顿时被眼前所看到的情景惊呆了。
一辆小汽车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从对面开过来,不,简直就像飞机一样飞过来,那尖锐的声音正是车轮与地面摩擦所发出的巨大声响,喻超抬头的时候,那车还在百米之外,喻超只眨了一下眼睛,那车竟然已经到了眼前,用 风驰电掣 这个词形容绝对一点都不夸张。
轰 ,刚刚从喻超身边过去的一辆车根本无法躲闪,刹那之间,两车猛然相撞。开飞车的司机犹如炮弹一样地撞破了玻璃,在空中飞出了十几米远,猛地摔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而那两辆车都在地上连连打滚,然后,几乎同时起火爆炸。幸亏喻超及时扑倒在地,否则,极有可能被爆炸掀起的气浪所伤。
四周响起了不断的惊叫声和喊声,还有人叫着: 快报警,叫救护车救人。 更有人跑到飞出来的司机的身边查看他的伤情,另外一名倒霉的司机,可能是系了安全带,人没有飞出来,尸体已被火烧焦了。喻超一翻身爬起来,大声地问查看司机伤势的人, 她怎么样? 那人一摊手道: 已经死了。哦,天,还是个女的呢。
确实,那是个女司机,长长的头发几乎要披到腰部,喻超把她翻过身来,死死地盯着她的脸。
她的脸已经如一个砸烂的西瓜一样,看不出在死神降临时的表情。
喻超蹲在尸体边,陷入了沉思。
方才的情景,的确令他的内心十分震撼,但最令他震撼的却不是车速惊人的快,车祸酌悲惨,而是眼前的女司机当时开车时的表情,那种表情实在是令喻超想不通。按道理,眼前的女司机将车开得如此之快,当时的表情应该不是疯狂,就是惊恐,可是她却根本不是的!
她手握着方向盘,脸上没有一丝惧怕,没有一丝疯狂,而是闭着眼睛,有节奏地摇着头,似乎在享受着某种极大的快乐,又像是沉醉在一个完美的幻梦之中。如果不是喻超亲眼看到她在开车,真的会以为这个人是吃了摇头丸或是打了K粉之后跟着音乐在摇摆,在晃动,在 high 呢,虽然喻超自己从来不 high ,但是他所看到的 high 的人都是那种表情。
那种表情是极其陶醉的,它甚至可以让看到这种表情的人受到感染,自己也快乐起来,然而,那是在通常的情况下,可是,如果这种表情发生在一个开车时速超过200公里的司机身上,那就只会让人觉得恐怖和不可思议。
很快,救护车来了,警车也来了。无论是医生还是警察,可能是见多了这种场面,表情都很平静,更何况车上的人都死了,也无需抓紧抢救。所以,整个现场并不显得慌乱。看现场交警的样子,也就是准备当做普通的交通事故处理。
在现场指挥的交警中队长张洪发是喻超的老相识,喻超急忙走过去,同张洪发打招呼: 嗨,张队长。 张洪发一看是喻超.忙问他: 是你呀,喻记者,你怎么在这儿? 喻超道: 岂止是在这儿,整个事件我都看得清清楚楚,有值得深入调查的地方啊。 张洪发惊讶道: 哦,是吗?什么地方值得深入调查啊! 喻超便仔仔细细把方才所看到的不正常的情况说了一遍。张洪发听了,不以为然道: 这肯定就是女司机打了K粉或是吃了摇头丸,在车上 high 得飘飘然,结果失控了。车毁人亡,还把别人也害了。 喻超虽觉得张队长的解释很合理,但心头仍有疑问: hiigh 可以 high 到那种程度吗?车速达到了两百公里她居然一点都不怕,一点也不知道? 张队长拍拍他的肩道: 吸毒打粉的人都是这样疯狂的,不要同情他们,死了活该。 他走了两步,命令队员道: 把尸体弄回去检验。 准备清场离开。